魏震不是刘若钒 沪媒:职业球员需要懂得为谁踢

曲目:魏震不是刘若钒 沪媒:职业球员需要懂得为谁踢
NJ:
时间:2018/03/02
发行:



    摘要:上港新一代的年青队员,兴许要学习下国脚武磊、颜骏凌等大哥,关键是把本人的程度进步到和武磊、颜骏凌一样,只有有真本领真工夫,何愁拿不到匹配才能的收入?

    2018赛季中超本周启幕,上海上港队周六将在主场迎战大连一方。赛前,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关于“严厉管教存在拜金主义倾向运动员”的一番舆论,把“动员会”开成“整风会”,多少袒露赫然中超大战前,涌动暗流裹挟着的浮躁泡沫。

    图说:上港发布2018赛季中超首轮海报。

    2015年夏天,崇明根宝队球员刘若钒的父亲,到达崇明基地和恩师徐根宝吵闹,最终触发球员培训合同中100万元违约金条款;2018年春天,上港U23队员魏震的父亲,来到中国足协发动会现场“跪求上港董事长放人”。同样是球员家长或被高薪引诱,同样是父亲前往俱乐部“一哭二闹三上吊”,为何刘若钒成功调换门庭加盟申城一支中超球队,而魏震则连续效力上港无缘转会?

    合同性质存在差异

    对于天健权健疑似高薪勾引魏震的传闻满城风雨,但有一点可能断定,魏震的父亲确实前往会场围堵上港足球俱乐部董事长讨要“说法”;与此同时,如有证明表明天将来津权健私下接触魏震,那违反国际足联对转会划定的第17.4条内容:在合同保护期内,合同双方有义务保障合同的稳固进行。同时清楚规定,“在赛季进行中不能够单方面破坏合同”。“合同掩护期”具体为,“28岁以下球员与俱乐部有三年维护期,28岁以上为2年。这期间在完整赛季进行中时,球员不得单方面毁约。”

    图说:依据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及转会规程第17.4条、第17.5条规定,“在保护期内违约或引导违约的俱乐部,除支付抵偿金外,还将受到体育处分。”

    2017天津全运会,上港预备队球员代表上海征战U20组别并获得冠军。为确保球员奋勇拼搏,上港俱乐部在全运会前和魏震等全部重签职业合同,魏震等主力队员的年薪,辨别上涨至100万元。年仅20岁的筹备队球员,就能拿到百万年薪,这批年轻队员纷纷爽快签下这份人生第一个大合同。需要指出,当时魏震和队友们年满20岁,存在独破民事才干,他签下五年长约的职业合同,受到国际足联转会条款保护。

    图说:魏震和上港准备队的队友们一起,帮助上海拿到天津全运会男足U20组冠军。

    魏震今年21岁,他的合同仍然在三年保护期内。魏震已入选上港亚冠名单,亚冠联赛早就开打,属于“赛季进行中”。不管是“保护期”条款还是“赛季进行中”条款,都不支持魏震单方面毁约。有消息称,魏震合同中有5000万元的买断费条款,但因他还在合同保护期内,就算触发该条款一样属于单方面违约,根据国际足联规定,会受到“禁赛6个月”处罚。说得更彻底一些,刚跟上港签下长约的魏震,转会主动权完全把持在上港俱乐部手中。魏震父亲的“吵闹”,在白纸黑字的合同条款面前,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图说:徐根宝假装用“宝扇”敲打刘若钒,盼望其在球场上有更大进步。

    刘若钒的情形完全不同。首先,四川南充人刘若钒去崇明时还不满18岁,不独破的民事能力,他和崇明根宝足球俱乐部的合同,是培训合同,而且需要由他的监护人即父亲实现签约。刘若钒这份培训合同中,确实有100万元的买断费条款,上海一家中超俱乐部垫资给球员家长触发违约条款,确实分歧乎江湖道义,但在法律上却没问题。因为,刘若钒监护人签订的是青少年培训合同,不是刘若钒自己成年后签署的俱乐部职业合同,并不受到国际足联相关“保护期”等条款保护。

    国企民企观点冲撞

    被掠夺青训果实的徐根宝,自然无奈接受这样的“意外”,但他终极决定了服从大局。毕竟,崇明根宝足球俱乐部和这家上海中超俱乐部之间的见解不同,属于上海足球的内部抵牾,当时上海市体育局、市足协等管理局部等进行协调,上海中超俱乐部随后也拿出足够诚意,在球员交流方面最终和徐根宝达成共鸣。

    图说:徐根宝和武磊等师徒情深,老帅一些品德也感染教诲了弟子们。

    魏震和上海上港的情况,截然不同。转会当然是职业足球重要的组成部分,但从尺度角度看,首先是两家俱乐部发展卡脖子取得共识,而后求购俱乐部再和球员洽商个人合同,最后完成所有转会手续。然而,天津权健俱乐部并未通过官方渠道向上港提出询价,始终是所谓“旁边人”在运作魏震转会事宜。魏震是上海上港一手培养的渴望之星,在亚冠推行U23政策的背景下,上港天然不会做出“亲者痛仇者快”的抛售决定。

    图说:主教练佩雷拉需要应答U23新政。

    魏震转会风波已告一段落,这也是年轻队员成长的宝贵一课。从中超俱乐部转会历史来看,魏震事件只是中超转会大潮中一朵毫不起眼的小浪花。这一转会争议的背地,切实是民企和国企足球两种风格理念的碰撞,是中国足协推出U23新政下优质青年球员资源稀缺的“供给侧不足”。

    国企足球俱乐部,会被一些极其球迷诟病为官僚、呆板、不接地气,但他们牢固、系统、重视青训的长线发展优势往往被忽视。民企俱乐部理念灵活,器重狼性,善于包装,给人觉得敢想敢做、效率很高,但他们短线进出、花钱买人、青训乏力的短板痼疾也是客观存在。在中国足协推出U23新政后,以广州恒大、天津权健等为代表的民企足球,由于自身青训人才未到收获期,只能通过转会市场砸钱购买心仪的U23队员,应答实现中国足协新政。与此同时,以山东鲁能、上海上港等为代表的国企足球,往往培养储备了各自省市大部分的青训好苗子,是U23新政的潜在优势方。

    图说:恒大建队初期,用资金上风连买姜宁、郑龙、刘健“青岛三杰”。尤其是刘健引发两家俱乐部打官司,其中波及“俱乐部暗里接触球员”“阴阳合同”“假造合同”等一系列问题,绝对是一出“罗生门”。

    图说:天津权健把中后卫租借给了大连一方,却又没找到合适调换对象,转会过程浮现不够专业谨慎的一面。

    重视效率的民企足球,造作会通过私下接触国企足球俱乐部年轻球员等“潜规则”,意在提高胜利概率,但这样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操作手段,往往超出国企足球注重契约、讲究标准、奉公守法的行事底线。说到底,这是中国足协新政引发人才恐慌感情下,国企和民企足球争夺U23优质资源的观点大触犯。

    需要理解为谁踢球

    职业足球,离不开钱。2018赛季,上海、北京、天津跟广州,4座城市8支球队上演德比大战。经济实力雄厚的城市,足球成绩相对出色,管中窥豹,职业足球是一项须要金钱投入的运动。

    图说:2018年春节、2017年新年,崇明制造第一期弟子探访恩师徐根宝。

    只是,在金元足球肆虐的当下,中国足球绝不能穷得只剩钱,中国球员也不应该眼睛里只有钱。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就认为,“我在这里诚挚告诉所有球员,足球是高尚运动,不要让金钱给玷污扭曲了。一个人真正的脊梁骨是信仰和空想,对每个活动员,俱乐部会尽最大努力保护好你们的利益,你们的付出不容易,咱们不会吝啬,但从你们角度来讲不要把这件事成为拜金主义,俱乐部对这样的运动员,将严格管教。你们一定要想到肩上的任务,怀揣信奉才华走得更远更高,否则职业生活会一事无成,要不忘初心,足球队初心是精神!”

    有一些网友和球迷表示,职业球员吃的是青春饭,赚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件。陈戌源的话,是不是太“阳春白雪”乃至“何不食肉糜”?实在,陈戌源对于球员收入的理念,或传承自球队缔造者、上港俱乐部顾问徐根宝,老帅曾特殊嘱咐队员:“就算足球市场不理性,但你们的心田必须保持理性。在市场待遇好的时候,你们尽力踢球赚钱养家;一旦市场回归感性,你们也要有好的心态,要知道自己真正的能力和价值是多少。你们要牢记自己的初心:到底为了谁踢球?你们是为自己,为上海,为国家踢球。”

    图说:武磊、颜骏凌等这批1989-1991年事段,崇明岛第一期的子弟兵,更懂得好日子的来之不易。

    武磊、颜骏凌等一批从中乙、中甲和中超一路走来的国脚,更懂得爱惜上港团体经营俱乐部的好日子。中乙时,他们每个月的收入是800元;中甲时,每个人拿1500元的上海市民最低工资;初上中超,武磊、王燊超的100万元已是队内顶薪,当时郜林已在恒大拿800万元年薪;上港集团收购俱乐部股份后,队员们确切过上了好日子,极少数本土队员的年薪达到千万级别,大多数上港国脚年薪收入超500万元。诚然比较广州恒大、河北华夏幸福等球队或还有差距,但这批苦诞生的队员都很满意,珍重来之不易的足球生涯。

    图说:比拟武磊这批球员,目前1997-1998年龄段的上港球员,足球经济环境更好。

    相比武磊、颜骏凌等“一起耐劳、先苦后甜”,上港后辈们其实是“泡在蜜罐子长大”:武磊们20岁时只能拿1万元月薪,全队每场球赢球奖金10万元;当初这批20岁的上港球员,年薪已达100万元,球队单场赢球奖金220万元。只是,当钱来得太轻易时,年少多金的年轻队员(或者包括家属),往往会自我膨胀,尤其在遭遇一些不切实际的引诱时迷失自我。上港新一代的年轻队员,也容许以学习下国脚武磊、颜骏凌等大哥们,关键是把自己的水平提高到和武磊、颜骏凌一样,只有有真本事真功夫,何愁拿不到匹配能力的收入?

    图说:徐根宝活力弟子们在赚钱之后,更要考虑为中国足球事业做奉献。

    今年1月,徐根宝特别提醒弟子,“我欲望我那批球员,就是武磊、张琳芃、王燊超等,你们的钱在职业联赛赚够了,退休之后老老实实为中国足球发展青训做点贡献。”笔者也还记得,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俞正声曾前往根宝基地,对武磊这批队员们说的心里话:“你们要学习徐根宝教练,要为中国足球事业发展搞足球,而不是为了钱踢球。如果脑筋里只想着钱,那你们不会有大上进,中国足球也不会有提高。”

点击查看原文:魏震不是刘若钒 沪媒:职业球员需要懂得为谁踢


新闻动态